多年前我在华尔街做投行暑期实习。整个暑期要rotate两个部门,第一个部门叫Financial Sponsors,面对的客户都是大PE,大VC。

在这个部门实习很可怕,因为夏天PE和VC大佬们都度假去了,没什么业务,没有在项目上好好表现的机会。大部分MD也都不在公司,在他们面前表现的机会也很少。而且Financial Sponsors客户都懂金融,对我们做的东西尤其挑剔,不但不能出错,连废话都不能有。

我们是要根据暑期实习表现来决定能不能拿return offer的,当时就真的特别紧张。

所以实习的第一个星期,我鼓起十二万分勇气,去问部门老总:您能给我们暑期实习生一点建议吗?您觉得我应该怎么做呢?

他当时说了一句话:get out of your cubicle。

这挺让我意外,我以为他会说:埋头做好事啦,什么什么能力要掌握啦,对待客户要如何啦之类。结果他只说了这么一句。

他的意思是,别一天到晚做book,做model,别一天到晚躲在自己的cube里,多出来跟其他同事沟通交流,多聊天,多问多学。夏天业务少,没什么真实的项目,你就问遍全部门每一个人,他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这是一个十分「可怕」的建议。

因为我是一个非英文母语的国际学生啊(而且是这个部门实习的唯一一个非英语母语学生)。因为说错一句话,说的不讨人喜欢,就可能因此被嫌弃,拿不到return offer啊!而且作为一个建模能力出色的亚洲人,我是指望尽量避免需要small talk的场合,凭「实力」取胜的。

结果我得到的建议是要从我最害怕最薄弱的一环下手???

当时我手头有老板布置下来的几个pitch任务,我每一个公司都查到所有平台的资料,查各种新闻,把公司介绍、战略分析、为什么应该卖掉这部分业务、估值模型,都做得特别详细。最后给老板现场做presentation的时候,也得到了肯定,说我做的非常好。

我每天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我的努力和我做出来的东西的质量大家有目共睹。我内心深处就是希望「扬长避短」,100个不愿意按老板说的,把自己最弱的一环暴露出来。反正交给我的任务我做的很好啊,多做反而多错。错一次,可能return offer就没有了。

而且老板大部分时间根本不在公司,他也看不到。

但这是老板给我们所有实习生唯一的一个建议。我再怎么不情愿,再怎么想要逃避,我觉得我还是得硬着头皮去执行。

所以我万般无奈地去get out of my cubicle了。

我给自己订了一个目标,每天都要问一个同事,ta需要我做什么。

第一次问的是一个VP,去之前我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当我站到他面前的时候,我真的是手也抖,脚也抖,用尽全力才能保证我问出口的那句话声音不抖。

我心想bankers都很忙,真的都很烦实习生来打扰。我要是问的不对,问的磕磕巴巴,让人觉得连这么点沟通都做不好,我就完了,肯定不会有offer的了。

结果其实也没什么。VP抬头说了一句哦现在没什么可以给你们做的。我再说一句,哦那您以后有什么活儿随时吩咐我,我很乐意帮忙的。就结束了。

慢慢得我就不害怕了。在明知道回答是不用你们实习生做啥的情况下,我开始把问题改成:hi你有5分钟时间喝咖啡么?我真的很想从你这里得到一些建议。偶尔对方真的会站起来跟我去喝咖啡,我们会进入闲谈(这就比工作上沟通不可怕得多了)。大多数时候对方都很忙,不会跟我去,但他们都挺乐意我这么问的,有时候他们空了还会主动来找我:我现在有空喝咖啡了,走不?

部门里有一个黑人VP,在全是白人的环境里,他是唯一一个黑的。他有次喝咖啡还很nice地对我说:我理解你,我们都是minority,我知道要fit in这个环境是很难的,你做的很好。

我们那一批有6个实习生。其他5个都有点背景,而且之前都有很好的金融行业经验,他们的pitch和模型其实做的也都很漂亮。凭良心说,我真觉得我是6个人里最弱的。

5周之后,我们终于要面对表现考评了。这个考评将决定我们的去留(虽然有第二个部门,但第一个部门说你不行的话,第二个部门表现再好也没用)。我心想,我肯定是最后一名,但是只要老板给我一个表现平平的结论,我也就达成目标了。

结果6个人里老板只表扬了我一个,他说:只有Melody一个人,真的走出了cubicle。

原来老板虽然大部分时间不在办公室,但在考评实习生之前,问了一圈我们的表现。大部分同事根本都没接触过其他实习生,但基本所有人都说:Melody是来找过我们要活儿干的。

Get out of your cubicle,其实就是走出舒适区嘛。

但我想说,道理很简单人人都懂,真正看的还是有没有行动。而采取行动很多时候是很可怕的,而且要承担很大的风险。更难的是,很多时候在舒适区里看上去也并没有什么不好,没有要走出去的紧迫性。

但是如果我因为自己的任务完成的好,老板又看不到我在办公室的表现,太过于恐惧多说多错,而没有在5周内去完成走出舒适区的挑战,我可能就会在最终的考评里真的落败。

我觉得出国留学本身就是走出舒适区。但是出去了之后,把这种非常不comfortable的感觉:尴尬、害怕犯错、短期内不能fit in、从学霸变成学渣等等,变成自己躲避的借口,迷茫自己为什么要出过遭这罪,那最初踏出走出舒适区的那一步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跨过不舒适的一步,其实实质上并没有那么可怕,是面对挑战的那些时候才可怕:怕失败,怕嘲笑,怕受挫,怕嫌弃的眼神。但是有人嘲笑奚落你,就一定也有人能理解和帮助你。告诉自己,跨区只是一个过程,必然一定能跨过,越早开始跨越早结束,然后闭着眼睛一步踏出去,永远不往回走就行了。

我刚到美国的时候,第一次去超市,想买柜台里一块肉,我指着那块肉,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应该如何用英文说:请把这块肉拿给我。真的,就这么简单的一句,我不会。当时身边有三个外国同学,我也不敢问他们,这句话要怎么说。

我毕业的时候,遇到陌生人,他们已经听不出我是「国际学生」了。

这中间的转变就是一直在忍受「不舒服」实现的。

---

讲了一堆感想,再讲点实操性强的

出国留学我觉得要做这几件事:

1. 广交天下好友。不断走出自己的「cubicle」,去跟各种人聊天

跟同学聊,助教聊,教授聊,超市的人、学校员工、出租车司机,各种人聊。可能你说的他们很多听不懂,或者很多时候你不知道怎么表达,但习惯了这种磕磕巴巴之后其实也没那么不comfortable了。在学校结交的外国同学、教授,会是未来非常重要的人际网络,就算回国工作,暂时用不上,但也能持续开拓眼界,也不知道哪天可能就用上了。

这有点像有个说法:第一份工作应该去做销售。就是习惯碰壁,习惯遭人误解,习惯这种尴尬和被瞧不上的感觉,脸皮厚了,以后做什么都不觉得是挑战。

2. 大学选课注意GPA

在想挑战自己去选特别难的课,或纯粹自己感兴趣的课,以及GPA之间,永远要注意平衡。我的很多学员,都在申请MBA或Master的时候才后悔,当初只顾兴趣,没顾GPA,导致申请遇到很大困难,或求职的时候GPA不够被筛下来。

要清楚GPA是在求职、未来申请中很重要的指标,还是要努力拿的。一开始成绩不好也不要气馁,哪怕综合GPA不高,如果后面每一年都有明显进步,对招聘方或未来申请的学校来说,一样是一个positive sign。

3. 多参加各种学校的组织和活动

尤其是大部分成员都不是中国人的那些。这会逼着你去锻炼自己的非母语沟通,逼着你比别人多一个文化和语言壁垒的情况下把事儿做好的锻炼机会。这些经历在未来都是简历上很好的内容。

同时你也能因此锻炼出transferrable skills,比如组织能力、多任务处理能力、面对困难的解决能力、融入陌生环境的能力等等。等到招聘的时候,这些经历中凸显的能力,都能帮到你。进入职场后,这些能力更能帮到你。

4. 善于利用各种帮助

示弱是很重要的能力。英文不会就锲而不舍去找愿意帮助你一起讲的人,上课有困难直接跟教授讲,请求建议和帮助,求职有困难多求助career counselor和学长学姐,多联系校友。大多数人是有帮助人,give advice的需求的,能帮到人他们也会很开心。

其实总结起来就是:要想卖,脸朝外。脸皮要厚,胆子要大,然后不要被一时的挫折限制住,一切都是可以改变的,时间长短而已。

希望对你们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