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png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在互联网行业有一个规律,基本上只有老大很滋润,老二的生存都困难。在半导体行业其实也一样。说起CPU,大家的第一反应一般会是英特尔,而说到显卡,大家的第一反应一般会是英伟达。今天要给大家介绍的就是这个两个行业共同的“万年老二”——AMD。

image.png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美国AMD半导体公司专门为计算机、通信和消费电子行业设计和制造各种创新的微处理器,以及提供闪存和低功率处理器解决方案。公司创办于1969年,在创办初期,AMD的主要业务是为Intel公司重新设计产品,提高它们的速度和效率,并以"第二供应商"的方式向市场提供这些产品。当时公司的规模很小,甚至总部就设在一位创始人的家中。所有员工只能在创始人之一的 JohnCarey 的起居室中办公。

 

但是从1969年到2013年,AMD一直在不断地发展,2012年已经成为一家年收入高达24 亿美元的跨国公司。

 

但是强者的故事不会总是一帆风顺。20世纪80年代,随着英特尔和AMD关系破裂,AMD被迫走上了自主研发的道路,并且被英特尔压制了数年之久。

image.png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直到1999年,AMD发布K7构架处理器,也就是我们熟知的速龙系列,AMD终于获得了翻身的机会。K7的成功让AMD赚的盆满钵满,2000年AMD的净销售额达到了46亿美元。随便AMD乘胜追击,继续推出了K8架构处理器,K8最大的变化就是支持64位X86指令集。这种扩展技术后来成为了行业标准,击败了Intel的64位架构。到了2004年,台式机处理器市场份额竟然超过50%,首次高于Intel,当然这也是AMD最后一次高于Intel。

image.png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然而AMD还没来得及高兴,2005年戈登·摩尔就正式提出钟摆计划,让Intel在06年之后逆转了局面,至此Intel一直处于领先地位,至今无人能敌。AMD不得不在价格方面展开竞争,却也止不住开始节节败退,在生死存亡之间飘忽不定。直到一个人的出现——AMD现任CEO,硅谷少有的华裔女CEO苏姿丰博士。

 

image.png

 

2014年苏姿丰临危受命时,AMD的状态有多糟糕?就像陷入沼泽的巨人,这家企业似乎怎样挣扎都是徒然。其在PC、服务器市场占有率连年下滑,公司的股价不足三美金,市值不足30亿。

image.png

 

同期Intel的股价比AMD的十倍还多,市值接近1500亿。此时的AMD连英特尔的零头都够不到。可以说AMD此时已经处在了生死存亡的边缘,亟需一场奇迹般的拯救。恰在这时,苏姿丰博士接任了CEO的职位,一场逆袭之战,悄悄打响。

 

作为英特尔与英伟达的挑战者,AMD芯片拥有深厚的群众基础。虽然AMD第二的格局几乎从未改变,但是属于AMD的蛋糕却越来越小。彼时的AMD,怎么看都无力续写它的传奇。但是苏姿丰眼里看到的却是另外一个AMD :虽然经营状况不佳,却拥有高性能计算技术与核心知识产权,拥有定义下一代CPU和GPU的筹码。这正是工程师出身的苏姿丰梦寐以求的大舞台。

image.png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苏姿丰本人一贯喜欢挑战。这名麻省理工毕业的学霸,兼具技术情怀与管理抱负。“我来到AMD,就是要做一些对行业真正重要的事情。”在2014年接受美国媒体访谈时,她提到,接任CEO是自己一生中千载难逢的机会,因为AMD是少有的具备定义下一代CPU、GPU能力的科技公司。

 

苏姿丰上任后,大刀阔斧地进行了一系列改革,果断地做出取舍,特别是对一些业务的放弃,让业务更聚焦。并且在公司内部意见不一致的情况下力排众议,推出了三个战略重点:打造伟大的产品、深化合作伙伴关系和简化业务运营。后来的事实证明,苏姿丰有敏锐的市场直觉和坚定的判断力。

image.png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为了聚焦并重新定义产品,苏姿丰决定采用ZEN——一套AMD另起炉灶研发的CPU新架构打造全新的产品,或许这是AMD最后一张底牌。与董事会所做的这一决策更像是一场风险巨大的赌注,就连向来自信十足的苏姿丰,也承认下注后心情并不轻松。因为这场有关未来的赌注,根据半导体周期性,至少要3年后亮牌。

image.png

 

重要的决策往往需要时间验证。在还没有结果产出的过程中,CEO的判断不免遭受内外质疑。2016年初,当芯片产品还在研发中未能亮相时,AMD股价最低跌到2美元,创历史新低。

image.png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在这段时间里,依然是她顶住来自投资人的巨大压力,为ZEN的研发保驾护航。ZEN到底如何重要?AMD为ZEN单独立项,该项目经费不受缩减开支的影响。最终,ZEN历经四年的匠心独造,累计超过两百万小时的研发工时才得以问世。

 

image.png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2017年2月,AMD的CEO苏妈在发布会上说:“今天是个大日子,不论你是PC游戏玩家还是内存创造者,只要你需要高性能处理器,AMD都可以满足你。”发言之后,从口袋里掏出第一款主流八核心的锐龙处理器,i7主流旗舰的价格,i7至尊的性能。从此,AMD绝地翻盘,人们熟悉的AMD回来了。

 

image.png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这一次的AMD没有像十几年前一样得意忘形,而是一路紧追。仅仅时隔两年,2019年底,AMD再次祭出惊天杀器:16核32线程、7nm工艺的主流旗舰——Ryzen 9 3950X。这个时候,Intel在工艺上已经落后AMD至少两年了,依然在打磨老掉牙的14nm。

image.png

 

这一年来,AMD不断进取,在一年之内股价翻了三倍,更在前几天突破了1000亿美元市值。而这一年中英特尔不断传出7nm和10nm跳票的消息。股价更是几乎没有变化。特别在7月底,又传出了英特尔放弃自主生产转向台积电代工的消息。这种落幕方式不禁令人唏嘘,英特尔从现在开始追赶还需要一段时间,但留给英特尔的时间不多了。

 

image.png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根据最新报道,AMD最新的市场份额已经突破了40%大关,并且上涨的势头并没有衰弱。当然,AMD也不能就此放松。

image.png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苏姿丰博士的办公桌上,有个插满笔杆的马克杯。若你的视线稍作停留,你一定会被杯身文字所吸引:Failure is not an option(绝不许失败)。这句出自美国纪实影片《阿波罗13号》的台词,曾经激励过众多身处困境的人们。作为半导体界实为罕见的女性CEO,苏姿丰博士带领9000多名全球员工,完成从低谷到复兴的华丽转身。我们坚信,在苏姿丰博士的领导下,AMD还会一如既往的认真严谨,不愧对我们玩家发自内心的AMD,Yes!